东南西北的西

默俏 入梦

ooc说的就是我了_(:3」∠❀)_
本来应该是个有点灵异的脑洞,结果没有写出来……
我对不起默和俏QWQ



俏如来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梦。
通常来说,梦境是一个人潜意识的体现,若是有什么想法,或是强烈的意愿都会在梦境中体现出来,可以说,梦境是人的欲望的体现。所以大部分的人的梦境大多光怪陆离,什么都存在,也就会出现日有所思,夜有所梦的情况出现了。
但这个人的梦境一片空白,什么都没有。
俏如来听说过这种情况,族中的长辈说过,这种人往往不是真的自在逍遥,就是压抑太过。看这个人的梦境如此荒芜,压抑,连俏如来本身都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压上了什么东西,这更可能是第二种情况了。
这意味着什么,俏如来很清楚,这个人,没有欲望,甚至连最基本的求生欲都没有,更有甚者,梦境的主人他,想死。
俏如来很难受,不仅仅是被影响到的压抑,更多的是为这个人感到难受,到底是经历了什么事,才会如此的压抑自己呢。
俏如来深深的吸一口气,又缓缓的吐出来,放松一下自己,让自己不再如此沉重,这会让他在梦中的路途轻松一点。
四周都一篇空白,不知道该前往那个方向。俏如来索性直接就向前走去。这个梦境空间还是一片空白,俏如来白色的身影仿佛和这篇天地连在一起,难以分辨。俏如来走了很久,四周的景色没有一点变化,似乎是在原地打转,却又不知是何时突然起了雾,白色的雾,悄无声息的在这一片白色的天地中蔓延,渐渐掩盖住了俏如来的身影,再无踪迹。
俏如来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,感觉好像是很久了。但是长年行走于梦境中的他清楚的知道,梦境中的时间和现实中的时间是不一样的,或许有时候在梦中有几百上千年之久,实际上现实只过去了一秒钟;或许有时候在梦中才过了不到一刻钟,现实已经是几个小时了。
就在俏如来要懊恼自己是否选错了方向的同时,俏如来发现前方的景色终于有了一点变换。前方出现了恍惚的树影,隐隐约约之间,有清脆的响声传来,似乎是什么东西碰撞而产生的声音——
是,一颗挂满了琉璃串的树?
是一颗很奇特的树,俏如来默默在心里给他下了定义,正要细看,却发现树下还有一个墨绿色的人影。
那道身影看起来很单薄,纤细的身体看不出有什么力量,却莫名的让人觉得这是一个很强大的人,不是指真的肉体上的强大,而是一种精神上的强大,让人望而生畏。
“你是谁。”墨绿色的身影如此发问道。
“我名为俏如来,非常抱歉误入了您的梦境。”俏如来听见发问,下意识的挺直了腰,礼貌的回答了对方的问题。
“嗯。”
墨绿色的身影不再发问,俏如来也并没有觉得放松,这个人,只要看着他,他自己就觉得很怂,完全提不起勇气来做什么多余的事。
就这样站着也不是什么办法,俏如来向前走了几步,发现对方没有反对的意思,便也坐到了树下。
两个人就这样坐着,俏如来觉得很尴尬,在气氛如此安静的情况下,俏如来还是觉得不做一些什么,他会一直无聊到现实中的他醒过来吧。
“这位先生,您为什么一直坐在这里呢?”俏如来小心的组织语言,斟酌着开口问道。
“……”
“您有什么想做的事吗?”
“……”
……
接连问了好几个问题,对方一直没有开口回答,俏如来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话唠,游历过很多梦境的他,见到过很多人,他们中有的人即使一直不停的说,也不见得会回你一句,这位先生和他们比起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罢了,俏如来苦哈哈的想到。
“您一直这样,不会寂寞吗。”俏如来一个人自问自答了半天,这一片空间中回荡的都是他的声音,看着什么都没有的天空,不知不觉问出了自己自见到这个人开始就想问的问题。
“愚蠢的问题。”并不指望能收到回复的俏如来猝不及防听到了回答。
“寂寞是指一种不完全可见的状态。 所谓寂寞是指无法与人沟通或无法通过沟通来获得满足。我的沟通和交流能力没有什么问题,我也不需要通过沟通来获得满足。”
“您的意思是,您不觉得寂寞?”俏如来鼓起勇气提问。
墨绿色的身影终于舍得抬头看了看俏如来一眼,漂亮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嫌弃,“用思考代替发问。”
俏如来觉得自己的脸肯定很红,因为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了。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么愚蠢的问题,最重要的是那位先生还说出来了,丢脸丢到别人面前来了,真是……没脸见人。
俏如来想再说些什么转移话题,让自己不那么尴尬,还没说出口的话就被噎了回去。因为那位先生已经开口了。
“你%+$#………………”
俏如来安静如鸡的听着这位先生的训话,从自己哪里做错了,到哪里改怎么做,被训的抬不起头,表面认真听训,然而内心早已泪流成河。希望他以后不会再遇到这个人了,俏如来内心哭唧唧的想着。
被训的时间是漫长的,明明才几分钟,俏如来却觉得仿佛有几个世纪那么漫长。
终于,俏如来觉得自己一阵恍惚,他知道,这是自己现实中要醒过来了。身体渐渐变得透明,先生似乎也发现了,停下了训话的嘴。
“俏如来该离开了,先生,再见了。”俏如来向先生鞠躬,然后任由自己渐渐醒来,迷糊间仿佛听见先生的话语——
“下次见面,我需要听到你对今天的事的口头报告。”语气轻柔,不带半点凌厉。
俏如来突然从梦中醒来,抹了一把自己头上的冷汗,这次以后,应该不会,再见了吧……

九月一日,正是全国各大高校开学的日子,俏如来在经过了长达三个月的长假后,迎来了他大学生涯的第一天。
报名,领表,找宿舍,俏如来自己一人安排得井井有条。
接下来,emmm,是去见自己的导师默苍离?俏如来看着自己的行程,怎么感觉有哪里不太对?第一天就需要见老师的吗?算了,先去看看吧。
俏如来站在办公室前,轻轻的敲了三下门,听到了“进来”二字后,深呼吸一口推开了门。
“默老师好,我是史……”还未说完,就被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打断了。
“俏如来,上次我说的话你还记得吗。”墨绿色的人影,不对,应该是默苍离如此说到。
俏如来:“……记得的。”说好的压抑太过,没有求生欲呢?是不是那里不太对?
恭喜俏如来喜提毒舌导师一名,希望他在接下来的四年(或许更久)中,能够愉快的生活~




菜鸟有话说:脑洞和写文完全是两码事,想写的默俏交流变成了尬聊,想写的师尊套路俏也没写出来,这就很尴尬了,唉。练笔用的,希望大家不要太介意我的ooc,感谢(❁´ω`❁)




【默俏】俏娃娃

是迟到了一天多的教授生贺,文笔渣,希望各位多多包涵了~

俏如来觉得自己今天一定没睡醒。不然他怎么会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进入了巨人的世界?

一定是我今天起床的方式不对。俏如来如此想着,决定再睡一觉,说不定醒来就会发现变回原样了。俏如来躺下,扯了一下旁边的被子。

扯一下,再扯一下,用力扯——

“唔,唔!”俏如来被被子包裹,不知所措,欲哭无泪,他怎么忘了,他现在——只有十厘米!现在他要怎么才能掀开被子啊QAQ

等到俏如来从冬日的厚重里棉被爬出来时,已经是十几分钟后的事了。明明是寒冷的冬日,俏如来却热得出汗,不由深深的呼吸一口新鲜空气,从未感觉空气是如此新鲜过。

俏如来在(残忍的)现实下,终于接受了自己变小的现实,此时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衣服也和他一起变小,不至于让他在寒冷的冬日裸奔了吧,毕竟哪怕是自己家,裸奔也是需要一定的心理承受能力的,他可没有那个勇气。

接下来需要思考的就是生存问题了,他现在这个样子,根本不可能自己照顾自己了,只能找一个可以信任的人。

他的爹亲史艳文,一介大忙人,忙得不见人影,并且现在还不在市内,pass。

他的二弟小空,正处于迟来的叛逆期,离家出走许久,也就只和他有些联系,可惜正处于遥远的魔世,pass。

他的小弟银燕,正处于东瀛留学,pass。

他的师兄上官鸿信?这个搞事精不用考虑,直接pass。

……

俏如来扳着手指算了一下,发现自己现在可以找的人,只有自己师尊?他和他师尊默苍离虽然确定关系也有一段时间了,但是双方都是保守的人,平日里除了亲密一点外,相处方式和从前却没有什么不同,这一下就要师尊帮忙照顾他,实在是……难以启齿啊!

但是,如果不这样做也没什么其他的办法了,天知道他这个袖珍的样子会持续多久啊,时间久了,估计他得被饿死在家,这个死法实在难以接受,所以哪怕俏如来再鸵鸟,也还是找到了自己枕边的手机,在手机上蹦蹦跳跳(俏:人小就是不方便,手机都比我大好多)的编辑短信,发给了默苍离。

发完了短信,俏如来直接躺在枕头上,从未觉得发短信也是如此累的一件事,所幸短信已经发了,接下来等就可以了。

就在俏如来快要睡着之时,门口传来了开锁的声音,接着就是一阵极轻的脚步声。俏如来睁着睡意朦胧的大眼睛,看向来人,“师尊……”

默苍离听到声音,向声源处看去,看见了自己坐起来但还在枕头上的俏如来,不由露出来些许诧异的神色,这是……俏如来?

“师尊,我们现在要去做什么?”俏如来坐在自家师尊的兜里,小声的问道。默苍离面对他变小的情况接受得特别快,直接就将他给揣兜里带走了。

“去找杏花。”默苍离显然并没有因为他变小了就忽略他,淡淡的回答了他的问题。

“冥医先生?”

“先去找他检查一下你现在的状况。”

“嗯,师尊决定就好。”

默苍离看着自己小弟子信任的目光,心中的担忧不由放下了些许,将手放进兜里,用拇指蹭了蹭俏如来的小脸,又讲他的头往下压了压,“前方有人,不许说话了。”

“是,师尊。”俏如来直接在兜里坐下,虽然不太舒服,但是,有师尊在旁边就很安心了~

一个小时后,中原人民医院内

“俏如来啊,你最近有没有吃什么不该吃的东西?”冥医在检查了俏如来的身体后问到。

“不该吃的东西?应当是没有的。”俏如来仔细想了想自己最近吃的东西,摇头否定。

“那你最近有没有吃了什么平时不会吃的东西?”

“平时不会吃的东西?”俏如来回想了自己最近好像除了一日三餐外,也没有吃什么东西啊?噫?好像,他,昨天去找温皇前辈时吃了一块温皇前辈大力推荐的蛋糕?想到这里,俏如来不禁脸黑了一下,十有八九就是温皇干的,没跑了。

将自己的猜想说出来后,俏如来毫不意外的收获了来自自家师尊的冷眼:“神蛊温皇的东西你也敢随便吃,你最近是……”

“好了,苍离,当务之急是找神蛊温皇那家伙解决问题才是。”眼看着俏如来即将遭受一波来自默苍离的毒舌洗礼,冥医不由开口打断,俏如来都这样了,怎么还骂啊。

默苍离送给冥医一个冷眼,但还是咽下了即将出口的毒舌话语,转而用ipad联系了神蛊温皇。

神蛊温皇倒是发来了一大堆消息,默苍离挑挑拣拣的看完重点——总的来说,没什么问题,只是尝到了他特制的药变小了而已,看个人身体状况而定,恢复时间不一定,短的一两天,长的也就一个月左右,没什么大碍。

默苍离关掉ipad,说明情况,其余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,冥医再次给俏如来详细的检查了一遍身体,确认了真的没什么问题,至于其他的,也只能相信神蛊温皇这个人了,毕竟冥医不精此道。

默苍离坐在一边滑动ipad,在冥医检查完后,照例将俏如来揣进兜里,揉了两把,随意的跟冥医道别就径直离开了,惹得冥医在身后抱怨,有事就找我,没事叫都叫不动。

当然,这些抱怨默苍离压根就不在意,他现在有其他的事情要做。

默苍离走进一家专卖jp,bjd娃娃的店铺,俏如来透过衣服兜看到的情况有限,但还是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。

果然——

“有12分娃娃的衣服,还有日常用品吗,带我看看。”标准的默苍离式口气,明明是疑问都能说成命令。

店员在默苍离气势的压迫下,忙不迭将人带到相应的区域,看着这个一脸冷漠的人仔细的挑选着娃衣,内心感叹:没想到这么一个冷漠的男人,竟然喜欢玩娃娃!这么少女心的吗!看看他挑的衣服都是如此少女,果然人不可貌相!

待到默苍离提着一大堆东西,在店员满脸微笑的走出店,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。默苍离思考了一下,今日已经没有什么事了,该买的东西(……)也买齐了,不如直接回家,毕竟也不早了。

回到家中,默苍离将俏如来从兜里提出来,放在桌子上,又拿出在店里买的衣服,放在俏如来面前:“挑一件换上吧。”

俏如来脸蹭的就变红了,“师尊,我身上的衣服也可以穿的。”也不是俏如来不肯穿,实在是俏如来看了自己师尊挑的衣服,不是粉嫩的裹满了蕾丝边和蝴蝶结,就是繁复华丽的古代服饰,就没有正常点的吗!(店员:养娃嘛,大家都比较喜欢复杂华丽的款式啊)

“你这样子不知道要持续多长时间,况且你身上的衣服是睡衣吧,难道你要一直这样穿吗。”默苍离毫不留情的反驳。

俏如来抗议无效,只好看了看桌子上的衣服,最终挑中了一套白色的僧衣样式的衣服(详情参考三俏),抬头看了看默苍离。

默苍离面无表情的转过身背对着俏如来,等着俏如来换衣服,心里却有点遗憾,其他衣服比较好看啊。

默苍离内心的想法俏如来一点都不知道,他快速的换上衣服,毕竟都注定要穿了,早死晚死都是死,直接干脆点吧。

默苍离看着换上衣服的俏如来,觉得自己的小徒弟真的是非常可爱了,穿个衣服都能脸红成这样。抬起手,戳了戳俏如来的小脸,软软的,真舒服。

俏如来避开默苍离伸来的手,向旁边走了两步,殊不料自己此时所穿的衣服下摆太长,一脚踩了上去,摔倒在了桌上,幸亏默苍离及时用手扶了一下,才不至于直接摔倒在桌上。

俏如来深觉丢脸,直接抛弃了自己的形象,蹲在桌子上,盖上兜帽,把脸埋在腿上,脸红到脖子根:呜呜呜,没脸见人了QWQ。恍然间似乎听见了自己师尊的笑声,不由将头埋得更深了,错过了默苍离难得的笑意。

一天的时间本来也没有多长,在俏如来吃过默苍离特地为他准备的晚饭后不久,天也黑了。

俏如来在默苍离的看护下洗漱完毕,被带上了默苍离的床,放在枕边小窝里。看着默苍离关上灯,睡意也随之汹涌而来,只来得及说了一声“晚安。”便陷入了更深的黑暗。

“晚安。”

第二天一早

俏如来在刺眼的阳光下迷迷糊糊的醒来,一丁点起床的想法都生不出来,或许是外面的空气太冰冷,或许是身边的怀抱太让人安心,俏如来只想再睡一觉。

迷迷糊糊的靠近身边的热源,俏如来正打算睡一个回笼觉,却突然惊醒,哪来的怀抱???迅速睁开眼,看见的是自己师尊放大的睡脸,他这是,变回来了?

俏如来轻轻的掀开被子,准备起身,却在冷空气接触到皮肤时,后知后觉的发现,他身上一件衣服都没有!这样他要怎么下床啊!

俏如来正感觉崩溃,腰间突然伸出一只手,将他又带入被子中,顺便还翻了个身,被默苍离压在了身下,他感觉到了默苍离的下体正抵着他的腹部,俏如来浑身僵硬,脸烫得能直接烧烤,内心只有几个字反复刷屏——大清早和男友要擦枪走火了,怎么办!

Fin

彩蛋:

1、

默苍离和神蛊温皇的对话框:

神蛊温皇:这是给你的生日礼物,满意吗~

默苍离:呵呵

神蛊温皇:看来是很满意了

默苍离选择关掉ipad

2、

默苍离为什么会知道要去bjd娃娃专卖店买衣服呢?
其实是在冥医给俏如来检查身体的时候用ipad查的,具体问题如下:

在哪里可以买到十厘米左右的娃娃的衣服?


默俏  某一天

全文流水账,没什么重点,至于是不是cp向,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,祝各位老师教师节快乐啊~

自从前几日降温以后,每日的清晨就带上了凉意。草木的叶子上带了些许朦胧的雾气,俏如来由于身体不太好,也早早的就穿上了外衣。
俏如来虽然是一名大学生,但是由于吃素的原因,自己在外租了房子,每天自己的三餐都是自己做的。
然而,自从默苍离成为了他的导师后,鉴于自己师尊身体千疮百孔,还每天吃了上顿没下顿,俏如来在看不下去之后,自己主动负担了自己师尊的一日三餐。

“师尊,我进来了。”俏如来每天早上七点半准时来到默苍离的办公室,看到自己师尊像往常一样拿着一本书,桌子上是一杯正冒着腾腾热气的豆浆。
说到豆浆,默苍离从前都是喝咖啡的,但是他自己的胃可以说是非常不好了,于是在俏如来顶着默苍离的死亡射线,冒死强制给默苍离换成了豆浆后,默苍离也就不再管了。
“师尊,这是早餐。”俏如来笑着将早餐放在默苍离的桌子上。
“过来一起吃。”默苍离看着自己的小徒弟,眼神有些许柔和。

中午12点10,学校准时下课,俏如来拿出手机,发信息给自己的师尊
——师尊,午饭在保温桶里,我还要去温老师的办公室一趟,您先吃吧。
——嗯。

俏如来从办公室出来时,已经快要一点了。他的午饭还在师尊的办公室里,要快一点去拿了。走进办公室,默苍离一如既往的坐在办公桌前玩他的ipad。
“你来了,过来一起吃吧。”
“……师尊?你还没吃?”
默苍离终于舍得将眼光从ipad上离开了,看向俏如来,眼神满满的都是嫌弃,仿佛用初号字写着:这么明显的事还需要问,简直让人窒息。
俏如来用超人的理解力和自己对师尊的了解,读出了眼神,有些囧囧有神,不过想到这,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要上扬的嘴角,“师尊,我们吃饭吧。”

今天下午,俏如来只有一节课,难得能轻松一点,俏如来本来打算多买一点菜,回去做点饭的。
然而默苍离却难得的提出了去外面吃饭的要求。俏如来非常惊讶,但还是同意了。
餐馆是默苍离选的,是一家有名的素食餐馆。俏如来觉得有点感动,“师尊,你不用如此迁就我的。”
“难道你想看到别人看我在一边吃好喝好,然后你在一边吃素吗,”默苍离口气淡然,俏如来却莫名听出了鄙视的味道。
嗯,还是熟悉的配方,还是熟悉的味道,还是熟悉的师尊。
吃完饭,师徒两人并肩走在回家的路上,傍晚的温度并不算低,晚风吹来还是带上了凉意,暖黄的灯光打在两人的身上,在身后拖出长长的影子。
“师尊,今天是教师节呢。”
“所以?”
“节日快乐。”